网站首页新闻中心今日婺城婺城网视图库中心新闻专题婺城政务金华新闻连线浙江国内新闻国际新闻外媒婺城
您当前的位置 :     婺城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今日婺城 > 理论

在塔水桥听故事

2021-09-29 09:07:15  来源:  婺城新闻网  作者:  李俏红

  李俏红

  老人坐在堂前,身材高大,笑眯眯的。院子里养着五六只土鸡,这些土鸡耀武扬威地走来走去,比人还威风。还有一只毛发金黄的狗,看见我进去一声不响,它是不是也知道村子要拆了,担心着主人会把它送到哪里去。

  老人名叫王良才,1947年出生,今年75岁,是塔水桥村土生土长的村民。老人一会儿说土话,一会儿说普通话,我好奇地听着,努力想知道其中的意思,遇到听不懂的地方就赶紧一个字一个字问。

  他说,他们村最早居住的人是姓华的,再是姓叶的,然后才是他们姓王的。“我爷爷原先在村里教书,但我并没有见到过爷爷,也不知道当时他的学校在哪里。我父亲当年给我讲了很多故事,因为小时候父亲最宠我,我也总是黏着他,所以知道一些以前的事情。”

  老人给我讲了一个村里的传说。

  他说,村里有一个小庙,供奉的是枫树太子,这与其他村都不一样,其中就有一个故事。相传当年朱元璋逃难,逃到塔水桥村的一株枫树脚下,后面的追兵眼看着要追上来了。这是一株很大的树,树中心已经空了。情况紧急,朱元璋想也没想就往树洞里跑,然后小心翼翼躲在树洞里。说来也奇怪,这树里面刚好有一窝蜂,朱元璋跑进去的时候,那一窝蜂安安静静的,可追兵追到树前的时候,那一窝蜂突然就躁动起来往外飞。追兵心想,如果树里有人,这窝蜂早就飞出来了,树里肯定没有人,于是掉转头向相反的方向继续追,朱元璋由此逃过一劫。

  朱元璋做了皇帝以后心存感恩,就下了一道圣旨给这棵枫树加封,结果地方官员过来加封时,比较粗心,认错了枫树,这棵真正救了朱元璋的枫树没有被加封,另外一棵不远处的枫树却被加封了。不想,这棵真正救过朱元璋的枫树心气很高,不久就死掉了。朱元璋后来得知此事,就给这棵枫树建了个庙,并且追封它为枫树太子。于是村里就有了这座枫树殿。

  老人说着,便兴致勃勃地带我去看这个枫树殿。枫树殿位于村中心,离老王家不远,拐过两个弯就到了殿前,大殿上方有一块牌匾,上面写着“枫树殿”三个大字,殿的左侧有一只大香炉。殿里有副对联:“风动香漂浮琦阁,日移花影上雕殿。”

  老人说,每年大年初一过来朝拜的人很多,几乎全村的人都来。

  老人说父亲从小就很疼他,去村上喝茶的时候就带着他,他就在旁边静静听着。父亲去世的时候,他才15岁,他们家的生活就更困难了

  我问老人,你小时候印象最深的事情是什么?我以为会是某一个好玩的事情,结果他说印象最深刻的事情就是饿肚子。那时候家里穷,孩子不要说米饭,连杂粮都吃不上,毛芋番薯都没得吃,只能吃野菜,长毛草、灰灰菜。

  我不由地问:“长毛草不能吃吧?”

  老人语气坚决地反驳说:“怎么不能吃?那时候什么都吃。水里的有水葫芦,水草,山上有树叶,还有葛根磨粉,想想那样的日子,真是苦啊!”老人对小时候的饥饿记忆犹新,他说没有东西吃的时候只能听天由命。

  虽然老人没有见过侵华日军攻打金华,但是他经常从村里老人口中得知侵华日军的凶暴和残忍。

  1942年,侵华日军疯狂攻打金华,那年中秋第二天,即农历八月十六日,侵华日军扫清进攻的道路,一把火烧掉了塔水桥村。

  村里老人告诉他,那天只见一团团红色的火焰,从东边的瓦屋和高树上迅速冲向天空,火光夹杂着“噼里啪啦”的木材、稻草燃烧的声音。头顶的空气被火光充斥着,浓烟滚滚。房屋,道路,天空,树林,田野,乃至万物都在一场火中变成了灰烬。全村的人都出去逃难,他们伤心哭泣却毫无办法,从此对侵华日军恨之入骨。

  侵华日军投降以后,村里人纷纷从逃难的地方回到了村里,开始建设自己的家园。

  “因为离婺江的水码头比较近,所以村里的经济有段时间还是相当发达的。小时候,我记得村里药店就有三家:同仁堂,天福堂、天和堂,还有各种小吃店,还有几个店做糕点,做清明馃都特别好吃。每天都有人挑着米、油、布匹,以及盐从码头上来经过村庄,然后到各地去。”

  村子里有条古道,石板路,到塔水桥村头,路分成了两条,一条到兰溪,一条到汤溪。

  我问:“塔水桥的名称是怎么来的呢?”

  “因为桥和水面平,就像踏在水面上一样,所以叫踏水桥,后来慢慢就叫成了塔水桥。现在也叫文明桥。”

  这个桥最早是明代造的,有很多石碑。这些石碑在后来修桥的时候垫到桥底下去当基石了。他领我去桥底下看,我看到露在外面黑色的那一头,上面还有模糊的字迹,大部分埋在土里面。问老人写些什么字,他说已经不记得了,他觉得应该是修桥的文字记录,哪一年修的,哪些人出钱修了几次,说共有七八块碑。

  我问:“你们村王姓有谱吗?”

  老人说:“原来村里是有谱的,后来毁坏了,现在没有重新修过。我小的时候,以前六月六都是要晒谱的,用一只木箱子装起来,放到门口晒,好多已经很破了,我亲眼看见过的……”老人又给我讲述了他的回忆。

  门前是桐溪水,静静地流着,一直流到婺江。

  “改革开放后,生活条件是好了很多。我七岁去放牛,还要带弟弟妹妹,我们家兄弟姐妹总共九个,父亲死的早,现在能住上这样的房子,真是天大的福气了,以前我们住的是茅草房,四个人睡一张床,哪有现在这么好,一个人有一张床啊,再接下去一人还有一套房呢!”老人说着笑容溢满了脸颊,“自从村里有孩子考上大学以后,村里的村容村貌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现在村里还出了几个博士生。”老人说这话时很是自豪。

  老人的院子里有很多茉莉花,他说屋子要拆了,这些茉莉花也不要了。我从小就最喜欢茉莉花,以前家中种了很多茉莉花,每天晚上母亲都会摘一两朵放在我的枕边。到金华后也一直想在家中栽种一株茉莉花。但去花鸟市场买了两次都没种活,后来就不敢到花鸟市场去买茉莉花了。

  我说,那就给我一株吧!

  老人说你随便选,爱哪株就哪株。我选了最小的一株。

  这株茉莉花从此长在我的家中,每年花开清香四溢的时候,我应该就会想起塔水桥村,想起这个村庄虽然消失了,但它的花香还在。

责任编辑:郑剑

看婺城新闻,关注婺城新闻网微信

分享到:
婺城新闻网新浪官方微博婺城新闻网官方微信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8[ 15 ]号浙江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33120190038浙ICP备09057527号
金华市婺城区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